相关文章

昆明一幼儿园安装远程监控系统引争议(图)

  昨日上午10点,在活泼轻快的音乐里,爱多理想小镇幼儿园100余名小朋友在操场上随着老师做操。与此同时,嘟嘟猪班的小朋友金海瑶的妈妈正在单位上班,但她只要点击进一个网址,就能通过该网址视频看到2岁女儿做操的实况。是什么实现了家长与孩子、幼儿园间的“零距离接触”?原来,该园安装了一项高科技设备——全球在线网络视频输出设备,无论家长在全球任意角落,只要能使用网络,便可轻松看到孩子在幼儿园的一举一动。但也有市民发出质疑,幼儿园安装监控系统出发点是好,但到底有无必要?

  家长:我们青睐远程监控系统

  其实,金海瑶的父母特别担心2岁女儿上幼儿园。“孩子今天在幼儿园有没有哭闹?有没有生病不舒服?按时吃饭、午睡了没……”几经比较后,奔着可以随时看到孩子动向的远程监控系统,金海瑶的父母最终选择了爱多幼儿园。每天,海瑶妈妈到了单位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指定网页,监督视频中女儿的一举一动。

  和金海瑶父母有相同感受的家长不在少数,他们都表示远程监控系统的存在让他们感到更安心和放心。“我主要是看看老师白天教了哪些东西,孩子回来我们是否要强化一下;还有就是孩子午睡了多长时间,如果时间长的话,晚上就可以让他多玩一会儿。”酷酷龙学前班小朋友李亚威的妈妈说,当初送孩子进爱多幼儿园就是看中了这套监控系统,可随时了解孩子在幼儿园的举动。现在,李亚威的妈妈有空的时候都会上网,每天都要看那么四五次才安心。

  爱多幼儿园园长乔蕴琴说,园内不少幼儿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父母在外工作,对于这样的家庭,全球在线视频输出系统拉近了孩子和父母的距离,家长在外也能直观了解孩子的成长情况。

  幼儿园:远程监控有助教学管理

  爱多幼儿园安装使用全球在线网络视频输出设备已有5年时间。目前,该园有摄像头16个,分布在大门口、5个班级教室、卧室、操场、活动区内,部分摄像头可实现180度旋转。幼儿入园后,家长将获取用户名和密码,回家后只需登录幼儿园监控系统的网址,就可以在线查看孩子在园里的表现。整个过程,家长不需付费。

  “这样一套监控设备在爱多幼儿园日常教学和管理中已经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爱多幼儿园园长乔蕴琴介绍说,每一天,新加坡投资方、幼儿园管理者以及幼儿家长都积极注意收看在线视频。通过监控系统,幼儿园管理者只需坐在办公室就可以了解各个班级和活动区域的情况,减少了现场巡视的次数,让幼儿园的管理更透明化,遇到问题时可以积极沟通促改进。另外,摄像头对老师们的工作也形成一定约束,让从事教育的幼儿老师能在工作中时刻注意言行,保证教育质量。对于园内的小朋友们来说也有一定约束作用,当他们想到“爸爸妈妈会看到我,我要乖乖的”时,会更加注重在父母面前展示自己的优点,久而久之性格会变得更加活泼大方和善于表现自己。

  质疑:被人监视师生压力很大

  目前,昆明许多幼儿园内都安装了内部监控系统,行政领导在监控室可查看各班级教学情况。还未放到互联网的监控视频都让老师们产生了“被监视”的不安感,那么全球视频在线输出给老师带来的心理压力则更大。在压力巨大的情况下,老师们还能安心教学吗?一位在昆明公立幼儿园工作二十余年的幼儿老师认为。

  爱多幼儿园园长乔蕴琴也同意监控设备会导致老师压力增大的说法,但她认为,过于强化“师道尊严”是使教师压力徒然增大的重要原因,“积极转变观念,把孩子们当成朋友就会减少压力感。”乔园长介绍说,幼儿园刚成立时老师们的负面情绪也比较明显,但在逐步筛选教师队伍和教育观念更新下,老师们已经逐渐适应在监控设备下工作了,监控设备也已体现了积极作用,促使老师们约束行为、提高教育水平。

  不少幼儿家长表示,自己孩子并不知道监控系统的存在,“我觉得没有必要告诉她,我看视频只是因为我的关心。”金海瑶的妈妈认为,不告诉孩子是因为担心孩子知道后心理会受到影响,从而产生抵触情绪和逆反心理。

  专家:支持幼儿园推广远程监控

  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学博士、武警边防部队心理咨询师叶苑认为,幼儿园安装远程监控系统具有一定必要性。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安装使用此类设备,可帮助家长更及时、客观、全面地了解孩子在幼儿园里的动向,幼儿园和家长方单向沟通方式得到改变扩展,对幼儿园和家长双方都有利。通常,孩子在10岁—15岁的青春期里,心理上会很强化个人空间意识和注重隐私,但上幼儿园的孩子年龄较小,还未完全形成此类意识,所以孩子自己并不太讲究隐私,他们也还没有认识到自己对个人空间的需要。因此,孩子虽然在监控设备下成长,但是他们的心理反映并不会很明显,幼儿心理的成长通常不会因此受影响。